不分心,亚历克斯•索勇-金•庞,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下载

原创 qiangshuai521  2019-08-23 11:19  阅读 324 views 次
WordPress免费响应式主题:Unite主题

不分心,亚历克斯•索勇-金•庞,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下载

 

本文书籍获取方式:

1.扫描上面二维码免费获得,添加备注,小编看到后会第一时间回复。

 

科技可以成为思维的延伸这种想法可能还是有些抽象。你可能想知道,设备是如何让我们每天的认知活动变得更容易的?

我们来看看你此刻正在做的事情:阅读。阅读既常见又复杂且多层次。通过分解阅读,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我们通过多年阅读发展出的认知功能,我们有意识地学习和应用的技术,印刷出的页面和书本的物理特征,以及它们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拆分来看,阅读是有意无意的活动和内化转移过程的结合,所有这些整合得如此一致,创建了一个完全“无缝”的整体经验。

首先,看看最基础的一件事:你在看字母。

你把字母一个个辨认出来,组成音节(这叫作音位意识),你知道这些音节如何构成词语。但是你没有有意识地把字母和音节串起来。经过数年的训练,你会自动把字母组成词语,因为你的大脑中有特殊的功能区——左半脑部分颞顶和枕颞区以及言语控制区左前下脑回,也叫布罗卡区,这些功能区对音位处理有重要作用。对大脑的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研究表明,人在学习阅读时,控制字母辨认的颞顶区最活跃。从概念上讲,枕颞区越投入,阅读就更快更流畅。我们默读或遇到新词时,前下脑回就会更活跃,因为辨认新词常常需要读出来。

你知道你在读词语或句子,但你不知道的是,你的眼睛不是均衡地扫过字母和间距,而是每十分之几秒扫过一组字母,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跳跃进行。(你的视觉系统学会了这样移动你的眼睛,在你相当小的时候,你的大脑学会了根据这些个人选择,把你看到的东西转变成流畅的图片。)

因此辨认单词是流畅而无意识的,但这不是你生来就具有的本事,而是你通过数年的练习习得的,它从你大脑里有意识的部分转移到无意识的部分。用思维延伸理论的说法,辨认单词已经被外化成无意识的功能。

让理解和辨认单词更容易的另一件事是,单词之间有间距。

你从小时候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这些?这很正常。难以置信的是,有一段时间,人们认为词语间的间距没有必要,充其量或者甚至是对阅读能力薄弱的读者的让步。对于古罗马演说家来说,文本就是要大声读出来,而不是默默浏览,只有半文盲才需要借助间距解读拉丁文。在一长串没有间距的字母中找出词语是一种挑战,正因为如此,在一片字母网格里寻找词语的游戏才有趣。中世纪时期,词语间的间距用来帮助皈依基督教而不熟悉拉丁文的人阅读《圣经》,帮助学者研读最新的阿拉伯语科学和哲学译本。对初学阅读的人来说,词语间的间距使得新语言更容易理解;对有经验的读者来说,间距让阅读更快,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大声读出来的必要。阅读现在可以是安静的、沉思性的活动,不像言语活动,而更像思考。

现在,再把注意力拉回到字母上来。它们可能有微小的装饰笔画,字母间的间距可能变化很小。这种带装饰的字体是衬线体,使用它们是为了让字母易读(即使在威尼斯印刷工尼古拉斯·詹森创造了衬线体500年后的今天,专业的印刷工人仍对它们的实用性和美感存在争议)。因为不同的字母需要不同的空间,间距变化让它们显得好看。除了一些显著的例外,书刊上的字形和字体设计都是为了方便阅读。

印刷时人们倾向于白纸黑字,或略偏白色的纸上印黑字。除了正在读的字母什么也没注意到?有些字母,特别是句子开头或名字的首字母,比其他的要大。和字母混在一起的是标点,比如逗号和分号,它们能就怎么读一个句子给你心里的默读提供音节线索——什么时候停顿,什么时候要强调(或什么时候是旁白)。

现在看看页面。注意页边的留白。这些留白是为了方便你的眼睛一行行浏览,同时知道读到哪里了,还可以在这里做笔记或注释。很多书还会有页眉,也就是页面最上方传递某些信息的词语,比如书名或者当前的章名。每页都有一个不同的页码。文前部分标的是罗马数字,正文用的是我们通常说的阿拉伯数字(其实阿拉伯数字是印度数学家发明的,但西方人是从阿拉伯科学文献上发现它们的)。

如果你快速翻一遍书,就会看到书的其他部分。书前面是目录,告诉你哪里是新章节的起始(多亏有页码)。书的最后是索引,告诉你不同的话题是在书中哪一部分讨论的(还是多亏页码)。

这些特征都很常见,你习惯于在书中见到它们。如果不是现在提及这些,很可能没人会看书的这些部分。这些结构元素就是藏书家口中的“副文本”,副文本也包括标题和副标题、插图说明和脚注。这些成为书的特征已经有几百年了。词间距和标点符号是中世纪的发明,现代印刷在文艺复兴时期就作为一种艺术出现了,那个时候出版家已经开始使用字体和图案设计做书,吸引非僧侣和非学者读者。

年轻的读者很少看到这些副文本,因为有些书不分章节,比如《拍拍小兔子》[4]。副文本是为了方便比幼儿时期的那种练习更复杂、更多变的阅读。阅读虚构的小说,需要展开你的想象力,把自己放到别人所处的情境里,丰富你的情感和同理心。在大学的哲学课上,我们学到阅读就是认同一个作者的观点,评估其论据,了解作者的修辞技巧。(这一点,我们都受益于美国学者、教育家莫提默·艾德勒,他在其经典著作《如何阅读一本书》中介绍了两种高级阅读:分析阅读和主题阅读。)

专业阅读更有目的性,也更投机取巧。读研究生时,我的同学和我学到了如何快速阅读一本书以了解其主要观点,看它在学术文献中的地位,再评估它的重要性。我们学到一种探究书本内容的方式,这种方式后来构建了我们对工作的思考:“阅读”被简化成详细分析某几页文字,再快速浏览其他内容,包括看书评或作者之前的工作成果。律师们要学习带着目的阅读。法官和有经验的律师看鉴定书比一年级学生快得多,也更有效,因为他们更有效地使用了结构上的逻辑信号词、脚注和关键词,以了解鉴定者的推理风格和对判例的使用;他们能聚焦新的有争议的裁定,并迅速评估一个决定可能造成的影响。

这些阅读方式不只是处理大内容量读物的技巧,它们还引导着一种学术或专业的注意力,帮助定义什么是学者或律师。但所有这些复杂的认知活动——抓住论点,领会一位作者的语言指向,体验意想不到的事,理解一个判决意味着什么——都依赖于我们孩提时发展出的无意识的、基础的能力。正如美国塔夫茨大学儿童发展心理学教授、阅读与语言研究中心主任玛丽安娜·沃尔夫所说,阅读需要几毫秒,也需要几年——与阅读有关的神经传递速度越来越快,而阅读所需的文化和理解元素的发展却非常缓慢。

如果字母、词语、词间距、标点符号、字体和印刷样式以及副文本都很常见,那么它们为什么还值得注意?因为,尽管它们几乎被无视,但它们还是帮助你获得了非凡的识别力、认知外化和理解能力。字母、词间距和标点符号帮助你快速流畅地阅读和理解。你的眼睛在文字上快速移动,你的大脑视觉处理中心区域正在为一组不连续的视觉数据创造一个流畅的体验,旁边一个区域还在识别词语。只需瞥一眼章名、页码和脚注,你就能知道你看到的是书的哪一部分,哪些部分需要注意,哪些内容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但是,所有这些都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发生。有意识进行的是,你在理解句子的意思,把前面几行放进短时记忆储存,思考这个段落的结构,这部分观点的组织顺序,以及这个观点的意思。观点的碎片——特别的事实,或者一个措辞——开始储存在长时记忆里。你可能在画重点或记笔记,创建一个你可以回头看和参考的记录,或者能帮你更好地消化书中观点的记录。

总而言之,阅读就是不同层次的技术性互动,从字母到页面留白再到章节,借助你机械地、无意识地调动的技能。这帮助你适应一个持久的、复杂的观点,使你过滤掉有趣却无用的东西,只专注于关键点,让你的阅读转化为意义和记忆。

最后,我们使用的工具并不仅仅是书本身。我们还加了自己的工具。很多人在书上画重点或做笔记。我开始读一本需要认真读的书时,会在内封贴一张便利贴,在身旁放一支笔,一边看一边画重点、写注释和做笔记。把阅读当作军事艺术,帮助我更深刻地投入书本的观点中,关注它的转变和转折,理解作者的策略(或陷阱),找出我对那本书的真正看法。

其他的看书方法则较为平常。放下一本没看完的书时,你常会把记住看到哪里了的工作“外包”给别的东西——书签。书签本身不能记忆,但你能从它所处的位置知道你上次就是看到“这里”;你也不用记住你看的最后一页的页码(又是页码的作用)或者那个章节的名字,再次拿起书的时候,从插着书签的地方继续看就可以了。(虽然如果我和我儿子一起看一个故事,他常常会记得我们看过的前面几章的情节。)如果书签是一张书店的收据,一张火车票票根,或者一张音乐会门票,那么书签就有了自己的关联意义。这些做法并非都会产生同样的结果:我在书上做笔记,是因为这样做可以帮我记住书中的观点,但我用书签不是为了记住页码。

这个过程不可思议的复杂性,只有出错的时候才会显现。有些人觉得把词语认知融进潜意识很困难。患阅读障碍症的孩子辨认字母顺序有问题,这会妨碍他们把纸上的词语和每天使用的词语联系起来。阅读障碍症有神经学上的原因。研究表明,患阅读障碍症的人阅读时,他们的颞顶和枕颞上的部分区域没有正常人的活跃。但这不是说这些脑区只能这样——患阅读障碍症的孩子在进行特殊阅读时,那些区域会更活跃。我儿子就患有阅读障碍症,我们第一次给他做测试时,发现他的口语和推理能力非常好,而他的正式阅读能力却低于正常人。不过他已经接受了几年的辅导,现在他的左半脑正在赶上额下回的速度,他的阅读能力也逐渐正常。神经可塑性和顽强都是好事情。

即使是阅读能力非常好的成人,也会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什么是阅读所需要的基本技巧。比如,遇到一个又长又陌生的词时,你可能会把这个词分成音节,然后读出来。我们学一种新语言时,再一次感受到苦思音节并联系音节所指的意义的挣扎;我们就又一次意识到,能够立即辨认词语的能力是多么宝贵,意识到这个看不见的活动实际上需要多少努力。

事实上,受过教育的大脑无法认读字母,总想把字母组成词语,如果你去一个语言不同但字母表一样的国家时,这会给你造成麻烦。作为英语母语者,我从来没有像在芬兰西部那样被路标弄糊涂过,那里的路标是用芬兰语和瑞典语写的,这两种语言我都不会说。德语和英语或罗曼语族有同一词源,它给英语贡献了很多外来词;与德语不同,芬兰语对我来说是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我一点儿也不懂。

我去韩国和日本时,忙碌的大街上满是霓虹灯字符,反而让我的大脑阅读区不受干扰,因为我不会韩语和日语。(可是,我越想到因为我不能继承祖上的文化遗产,我祖母会对我多么失望,心里的内疚感就越强。)

大多数时候,我们阅读时感受到的都是复杂和灵巧的完美融合。理查兹写下“书是帮助思考的机器”时,他比他自以为的更接近事实。阅读是一种融合,是与不费力又能扩展思维的技术的融合,是最好的日常融合的案例。一本书包括认知投入、内容和副文本这几个主次分明的层次,这些层次也是促使我们投入或转移注意力的工具。阅读并不需要注意书中的每一点,我们只需在某些部分集中精力,其他东西则依靠设备记忆,再其他的东西就完全转移给物体去记忆。出于同样的原因,所有这些文化技术,比你眼镜的镜片更难被注意到——你注意不到镜片,因为你要透过它看世界。

* * *

阅读所表现出的,就是因与技术充分熟悉而使技术成了我们自身的一部分,可以毫不费力地使用它们,感受它们成为我们的身体或认知或创造能力的延伸,是一种愉悦的体验。你开车或骑车的某些时候,也能感受到这种体验,就像车成了你身体的一部分,你通过它和路连在了一起。运动或玩游戏时,你也能有这种感觉,当球拍或控制器成了你手的一部分,你在大脑有所反应之前就对新威胁做出了回应,感觉受到挑战,但一切都在掌控中。攀岩或远足时,你也能感受到,每个感官都在感受环境,你的身体很累,但你觉得自己还能行,而不是觉得自己要在身体的限度内崩溃了。

这种状态就是米哈里所说的心流。心流有四个主要组成部分。米哈里写道:“注意力如此集中,没有任何注意力可以分散来关注其他无关的事,或担忧其他问题。自我意识消失了,时间感也歪曲了。能产生这种体验的活动如此让人愉悦,即使它有难度,或者危险,人们也愿意为了事情本身来做它,很少考虑能从中得到什么。”

做任何事你都可以进入心流。米哈里已经研究心流几十年,他和他的合作伙伴对全球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几千人进行了采访或调研。他在洛杉矶城外的克莱蒙特大学德鲁克管理学院的办公室,通过网络电话告诉我:“我们发现,在曼哈顿每天为制作熏鲑鱼和百吉饼而将鲑鱼切成薄片的人,他们的工作状态和创造性与雕塑家或科学家一样。”他说话时,有时会闭上双眼,注意力集中在措辞上。他背后靠墙的是一大摞书,墙上挂满了裱起来的奖状和书封。

做熏鲑鱼切片的人怎么进入心流?“他们说,‘这些鱼每一条都不一样,通常我每天要切五六条鲑鱼,每次我拿起一条鱼,把它放在大理石台面上,我都会对这条鱼的内部构造做一个三维的X光透视’。然后他们就能以最省力的方式去切,以最快速度做出最薄、最好的鱼片,只扔掉极少的一部分。”这成了一种游戏:以最少的浪费切最少的次数,得到最多的鲑鱼片。

具有挑战性,规则清楚,还能立即得到反馈的环境,对进入心流有帮助。这也是游戏——不管是象棋等棋类游戏还是视频游戏——如此具有吸引力的一个原因:玩家可以很快进入心流。对于更简单一些的视频游戏,米哈里说:“你遇到入侵者,你必须向他们射击。这时就需要灵活的手指(来扣动扳机)和快速反应的能力。”人们可以为自己的工作设定短期目标,以让自己保持注意力并进入心流,比如转动三组轮胎,写5页字,给一艘船上货,同时保证船的平稳。(有设定自己目标的自由也能帮助构建独立的感觉。)事实上,找到这些目标,让这些目标具有挑战性并可以完成,本身就是一种技能,标志着真正掌握了某项工作。

本文地址:http://www.yangchunmian888.com/%e4%b8%8d%e5%88%86%e5%bf%83%e4%ba%9a%e5%8e%86%e5%85%8b%e6%96%af%e2%80%a2%e7%b4%a2%e5%8b%87%ef%bc%8d%e9%87%91%e2%80%a2%e5%ba%9e%e7%94%b5%e5%ad%90%e4%b9%a6mobipdftxtepubkindle%e7%99%be%e5%ba%a6/5851/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读路:致力提供kindle电子书下载、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众号,公众号:超级读书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读路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