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客人,塔娜·法兰奇,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获得

原创 qiangshuai521  2019-10-09 16:46  阅读 10 views 次
WordPress免费响应式主题:Unite主题

看不见的客人,塔娜·法兰奇,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获得

本文书籍获取方式:

1.扫描上面二维码免费获得,添加备注,小编看到后会第一时间回复。

“哦,好吧,我知道了。”斯蒂夫说,但他咧嘴一乐,仿佛这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玩笑,而不是像我这样发起有力的回击。“怎么关的?是锁上了,反锁的,还是关着但没上锁?”

“哦,好吧,抱歉,我——”警察脸红了,“门上有一把丘伯保险锁,还有一把耶鲁锁,但是并没有反锁,只是关着。”

这意味着,凶手如果是从门里逃跑的,他只是把门带上了,并不需要钥匙。“报警器响了吗?”

“没有。好像,那上面有个报警系统之类的东西。”警察指了指我们头上的一个盒子,“但是并没有打开。我们进去的时候它都没有响。”

“谢谢。”斯蒂夫又冲他灿烂地微笑,“很好。”警察的脸更红了,斯蒂夫有了一个粉丝。

门一下开了,索菲·米勒的头探了出来。她有一双棕色的大眼睛,一副芭蕾舞舞者的身材,身穿白色连帽工作服也显得优雅,所以很多人都会为难她,但他们不敢为难第二次。她是我们这边数一数二的现场技术人员,我们还彼此欣赏,看见她我会感到莫大的宽慰。

“嘿,”她说,“你早该来了。”

“道路施工耽搁了。”我说,“哈喽,现在什么情况?”

“我看像是情人吵架,你是不是专管这一类案子啊?”

“比管黑帮案好些。”我感觉到斯蒂夫快速地瞥了我一眼,显得有些惊讶,我则冲他流露出冷漠的眼神:他知道我和索菲是朋友,但他也该知道,我不会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趴在朋友肩膀上哭诉。“如果是家暴案,我们至少还能有幸找到能问话的证人。我们去看看吧。”

房子很小,我们径直走进客厅兼餐厅。面前有三扇门,我已经知道左边通往卧室,面前是厨房,而右边是浴室——这个布局跟我家如出一辙,尽管布置风格完全不同。强化木地板上铺着紫色的小块地毯,深紫色的窗帘试图点缀出奢华感,白色皮革沙发上也铺着紫色薄毯,颇有艺术感。就连房间里那种让人过目就忘的装饰画,画的也是紫色的花。整个屋子就像是用手机里装修软件布置出来,你输入预算和喜欢的颜色之后,第二天就会有货车将各种饰物送上门来。

这里仍保留着昨晚的场景。窗帘拉起,吊灯未开,但在偏僻角落里的立式台灯是亮着的。索菲的技术员们,一个正跪在沙发旁边,用透明胶带收集纤维;一个则在桌子一侧撒粉,收集指纹;另一个正拿着摄像机,慢慢扫过房间的每个角落,戴着头灯方便打光。房间里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弥漫着熟肉和香薰蜡烛的刺鼻气味。沙发一边的技术员正在自己身前扇风,试图收集一些空气。

煤气取暖器仍然开着,发出如燃煤一般的光,火苗狂躁地摇曳着,持续让这个已经过热的房间升温。壁炉用石头砌成,仿乡村风格,倒是与这个可爱的工匠小屋相配。女人的头就在壁炉旁边的角落里。

她仰面躺在地上,两脚呈八字,像是有人把她扔在那里。一只胳膊在身侧,另一只则在脑袋更靠上的位置,弯曲成一个难看的角度。她大概有五英尺七英寸[3]高,很瘦,穿着一双细高跟鞋,涂了很多美黑霜,身上是一件紧身的钴蓝色裙子,还戴了一条短粗的镀金项链。她的脸被金发覆盖,头发上喷了太多定型水,凶手都没有把它弄乱。她看起来就像个死去的芭比娃娃。

“查出身份了吗?”

索菲用下巴指了指门旁边的一张桌子:有几封信,还有一沓整齐的账单。“她可能是爱斯琳·格温德琳·默里斯,她是这栋房子的户主。这里有她的物业费收据。”

斯蒂夫快速翻了翻那沓账单。“这里没有其他人的名字,”他对我说,“看起来就是她了。”

虽然只看了现场一眼,但我已经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这应当是她的情人所为。在用餐区,小小的圆桌上铺着紫色的桌布,有两个座位,桌上摆着叠得很精致的白色餐巾,瓷餐具和抛光的银餐具上映照着火苗。还有一瓶打开的红酒、两只干净的玻璃杯,以及高高的烛台。蜡烛已经燃尽,烛泪在烛台上凝固,也滴在桌布上。

壁炉周围,有一摊很大的血迹,从她的头下面蔓延开来,颜色很深,看起来很黏稠。我目前只见这一处血迹。她倒下以后,没有人把她抱起来,试着把她摇醒。凶手直接就他妈的逃之夭夭了。

电话里说,她摔倒了,摔伤了头。可能他说的是真的,小情人吓坏了,直接逃之夭夭——这种情况确实会发生,常有良善的公民卷入麻烦怕得要死,情急之下行为异常,一下子杀了多人——也有可能就是他让她摔倒在地。

“库珀来过了吗?”我问。库珀是法医,他喜欢我,多过于喜欢大多数人,但他也不会一直待在这儿:如果库珀来做初步分析,而你不在现场,那一旦出岔子就是你的问题,与他无关。

“刚走。”索菲说着,留心着她的技术员,“他说她已经死了,怕我们有人没注意到这一点。她距离壁炉太近,无法确定尸体冷却和发生尸僵的时间,所以也无法判断具体的死亡时间。不管怎么说,她一定是在昨天晚上六点到十一点之间死的。”

斯蒂夫在桌子旁边点了点头。“也许是八点半、九点之前。要是再晚一些,他们应该就已经开始吃晚饭了。”

“除非他们中有个人是不定点值班。”我说。斯蒂夫把这一点记在了笔记本上:等我们查出这位来赴宴的朋友的身份,助手就要去查证一下。“电话里说,她的伤是因为摔倒造成的。库珀怎么看,这说法靠谱吗?”

索菲冷哼一声。“是的,没错。很奇怪的摔法,她的后脑摔烂了,伤口的形状看上去跟壁炉的棱角相吻合;库珀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这棱角导致了她的死亡。不过在尸检完成之前,我们还不能下结论,说不定她身上还有秘鲁箭毒什么的。她下巴左边有擦伤和血肿,还有几颗牙碎掉了——也许下颌部分也有骨裂,但在给她做尸体解剖以前,库珀也没法保证。她不可能同时摔倒在壁炉两面的棱角上。”

我推测:“有人打了她的脸,然后她向后倒,在壁炉上把脑袋摔烂了。”

“你跟一般警探说的一样,不过听起来确实是这样。”

女人的指甲很长,钴蓝色的,跟她的裙子一样,保养得很完美:丝毫没有弄坏,连缺口都没有。漂亮的摄影书籍摆在咖啡桌上,整整齐齐,安然无恙。壁炉架上漂亮的玻璃小摆件和插着紫色花朵的花瓶也同样如此。这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她没有还手的机会。

“关于凶器,库珀有线索吗?”我问。

“根据瘀痕的模样,”索菲说,“是拳头打的。这意味着他是惯用右手的。”

也意味着没有武器,没有指纹可以采集,或者其他找出嫌疑人的线索。斯蒂夫说:“如果一拳足以打碎牙齿,那也一定会对他的手指关节造成损害。这一点他藏不住。而且要是我们运气够好,他的手指关节可能会被擦破,在她的脸上留下DNA。”

“那得他光着手才行,”我说,“像昨晚那样,他很可能是戴着手套的。”

“在屋里?”

我在桌子旁点了点头。“她都没来得及倒酒,说明他进屋的时间不长。”

“嘿,”斯蒂夫说,语带嘲讽,“至少这是起谋杀案了。你刚才还担心我们又被拖过来处理一起某人的奶奶被猫绊倒的案子。”

“真棒,”我说,“待会儿我再跳舞庆祝。库珀还说别的什么了吗?”

“没有自卫伤,”索菲说,“她的衣服都是完好的,没有最近性交的迹象,她身上也没有任何人的精液,所以你们可以不用考虑性侵了。”

斯蒂夫说:“除非是小伙子想要霸王硬上弓,她不肯,他就给了她一拳想让她从了。然后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吓坏了,于是就逃之夭夭。”

本文地址:http://www.yangchunmian888.com/%e7%9c%8b%e4%b8%8d%e8%a7%81%e7%9a%84%e5%ae%a2%e4%ba%ba%e5%a1%94%e5%a8%9c%c2%b7%e6%b3%95%e5%85%b0%e5%a5%87%e7%94%b5%e5%ad%90%e4%b9%a6mobipdftxtepubkindle%e7%99%be%e5%ba%a6%e4%ba%91%e5%85%a8/6404/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读路:致力提供kindle电子书下载、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众号,公众号:超级读书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读路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