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情商沟通,,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获得

原创 qiangshuai521  2019-11-14 17:47  阅读 45 views 次
WordPress免费响应式主题:Unite主题

高情商沟通,,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获得

本文书籍获取方式:

1.扫描左边微信二维码免费获得,添加备注,小编看到后会第一时间回复。

2.扫描右边微信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号:超级读书绘,打包下载。

为分歧负责意味着,首先,你要回顾发生分歧的过程,证实分歧里确实存在一种妥协或零和游戏的潜在想法,以及导致了这一想法的价值观。那么,这也就是说,我们承认了自身的矛盾之处。如果给我机会,我会愿意在我的生活和所有人的生活,或者在我们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之间选择其一吗?坦白地说,我都想选,而不是去争论我想要这一个,不想要那一个。

承认我们自身的矛盾可能并不容易,你甚至都很讨厌“矛盾”(ambivalence)这个词。这个词来自拉丁语“ambi”(意思是“两个”)和“valentia”(意思是“力量”)。有时候,我们对矛盾的某一边过于倾心,同时把另一边看成错误,以至于我们需要深刻的反省才能看穿分歧本身。但是,如果我们能同时看到两种价值观的可取之处,甚至是闪光点,并且承认我们对分歧的产生负有责任,那么结果就可能有所不同。

关心的层次模型是用来帮你看清和拓展你的视角的。它虽然不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模型,但它显示了如果你追求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那么你会经历哪些紧张和冲突。你能看出,你的幸福是所有人的幸福当中的一部分,然而,这两者似乎也是彼此矛盾的。同样,我的成功和我所在组织的成功也是既密切联系又相互矛盾的。一旦我们看清了这些关系,我们就能更容易地认识到,我们真正想要的解决方案会冲破固有的取舍和权衡,转而服务于双方的价值和目标。

发现自我有助化解冲突

对于政治性的谈话,我们要考虑我们的政党和意识形态所基于的“道德基础”,以此来进一步丰富关心的层次模型。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表示,人类生来关注6种道德价值,它们分别是关心、自由、公平、忠诚、权威和神圣。尽管自由派、自由意志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对这些价值的看法和理解存在系统性的差异,但是其中的每一条都内含于我们每一个人。于是,在谈论重要话题的时候,你可能就会问:他们觉得什么价值是最重要的?我们觉得什么价值是最重要的?他们想保护谁的自由?我们想保护谁的自由?我们想关心或公平对待哪些人?我们要对谁表达忠诚?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权力结构?

下面这件事发生在2016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的克利夫兰市街头。就在唐纳德·特朗普被提名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前,坐在一家酒吧里的欧文·施罗耶(Owen Shroyer)看见范·琼斯(Van Jones)[1]走了过去。施罗耶来自“信息战”(Infowars),这是一家宣扬自由意志主义和宪法主义、代表政治极右派的新闻媒体。琼斯建立了多家社会和环境正义组织,同时也是奥巴马总统在环保事务方面的特别顾问。此外,他也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交火》(Crossfire)节目里扮演自由主义时事评论员。他们的相遇正发生在警方和抗议者在全国范围内就刑事司法制度里的种族歧视问题爆发冲突的期间。

施罗耶和他的摄像师丢下咖啡一跃而起,冲到琼斯身边要求采访。琼斯一边躲避来自特朗普支持者的激烈质问,一边回答了几个关于种族和种族主义的问题。在这当中,他多次表达了自身的矛盾之处,他和施罗耶的关系也变得亲切了起来。

这样很好。我没有躲你,也没有不跟你说话,因为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没有去拿枪,你也没有去拿枪。我没有骂你,你也没有骂我。我们能来回辩论……事情之所以能这样,唯一的原因就在于,你为黑人死在警车里而哭泣,跟我为那些警察死在那个恐怖而顽固的狙击手枪下而哭泣一样。如果你在那些葬礼上哭泣,我也在那些葬礼上哭泣,我们一起哭泣,那么我们就能找到一种方式来为我们的警察和我们的孩子谋求更多的福祉……
没有哪一位领导者……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也没有哪一个党派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如果国家一切都好,共和党就会抛一些东西出来。他们说:“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谁来付账单?”共和党人就是该问这种问题。共和党人问:“政府有必要这么做吗?”共和党人就是该问这种问题。民主党人说:“你见过只干能让公司挣钱的事情的国家吗?其他事情怎么办?”我们就是该问这种问题。我们问:“那些有可能被大多数人超越的少数群体怎么办?”我们就是该问这种问题……当我们以正确的方式联合起来的时候,共和党人谈论自由(liberty)、个人自由(individual freedom)和小政府;民主党人谈论公正,谈论少数族群该怎么办,谈论关乎所有人的自由和公正。这才是美国,事情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谈论自由,我就说你是种族主义者。如果我说公正,你就说我是社会主义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采访最后,施罗耶转向镜头说:“老实说,我过去非常讨厌范·琼斯,大概在互联网上是这样。我现在要着眼将来,转变对他的看法。”随后,他建议琼斯做客“信息战”,跟自由主义者之外的听众谈谈他的想法。

我们想通过范·琼斯的故事来说明,我们不是要求你仅仅把自己的价值观按照你认为对方喜欢的方式包装或掩饰一番。我们要求你把他人的价值观内化到你的心里(在你要求对方这做的时候)。一开始,我们建议你使用这些工具来搞清楚你真正在乎的事情是什么。通过承认你自己的矛盾之处,你将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地跟与你观点不同的人谈话。而且,通过不断地练习,你也能在实际当中做到这一点,化解可能的对立情形。我们会教你如何使用多种多样的价值观来收获发展和创新,特别是那些看起来相互冲突的价值观。

练习23 梳理你的思路2

想一想你自己的价值观和你希望接触的其他人或群体的价值观。在需要的时候使用关心的层次模型和道德基础模型。列出两个表,一个是我的价值观,一个是他们的价值观。

现在,想想他们的价值观何时或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你的生命里扮演过重要的角色。想一想,你曾经在哪里支持过他们的价值观,尽管具体的情境可能有所不同。你们共同的价值观在哪里?如果有的话,哪些价值观看起来似乎是无法调和的?

文章标签:, , , , , , ,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读路:致力提供kindle电子书下载、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众号,公众号:超级读书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读路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