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时代,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下载

原创 qiangshuai521  2019-09-14 17:37  阅读 679 views 次
WordPress免费响应式主题:Unite主题

响马时代,电子书,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阅读下载

本文书籍获取方式:

1.扫描上面二维码免费获得,添加备注,小编看到后会第一时间回复。

军训的一天早晨,另一位教官笑嘻嘻的告诫我们,今天要表现好点,你们教官昨晚打牌输钱了。看着他张灯结彩的脸,钱肯定被他赢去了。中午,一位鼠头獐目的教官在我们教官耳边,说了什么,他们会心一笑。一路小跑的来到一个窗户前,久立,人至不去。我们被扔在太阳下曝晒,两位教官突然像触电一样跑回来,面红耳赤,喝冰水降温。接着,一位小家碧玉型的女老师,从教室里,翩翩而出。就这样,男生猥琐着教官的猥琐,女生害羞着女老师的害羞。女老师径直的向我们教官走来,请我们教官教她班的走正步。教官再三推辞,似乎是很不情愿接受的。出于人多的原因,提出的要求也相对合理,让女老师跳舞。还没开始跳,那些专注训练的教官们,在树荫下休息的闲云野鹤竟全部到齐。我惊讶女老师的魅力,更震撼衣着迷彩的哥哥们爱好广泛,速度之快。我对这种引狼入室的行为深表遗憾,然而女老师跳的确实很开心。

我们班的军训动作做得做好,但还是因为裤腰带和松紧带的问题,一败涂地。教官临走时,留下联系方式,用富有磁性的沙哑男中音说了一大段道歉的话,大意是,不该把我们往死里打。最后,他还敬了一个让我热泪盈眶的军礼。

我坐在倒数第二排,凯哥和小宝坐在最后一排。晨读时,小宝把“激昂文字”读成“激昂文纪”,我们嘲笑他一年。凯哥原来在学校学钢琴,自从见他之后,他一次钢琴也没弹过,没事的时候他会去网吧弹键盘。他时常问过借钱,也经常问别人借,下个星期从家里回来时,会主动还钱,一般会维持到周二,又接着借。他说,你们都是发展中国家,美国人就是我这种消费方式。高二我们不在一班,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找我有事,我就去了。他两只手抱着两个女生,笑得纯洁烂漫。我们来到楼梯旁的大厅里,他深情哀伤地说,不上了,去当兵。然后表情诡异的问我,你知道女生最怕什么吧?我说,不知道。他吐完烟圈,笑嘻嘻地说,怕寂寞。烟雾深处是他模糊不清的脸。我们再遇见时,他已经复原了。他说,他在边界当兵,那里的警察局都被手雷炸了,现在那里只有军队,便衣出去时,要距离当地人两米之外。留在那儿直接是士官,但是没人留下。

后来,忘了是我主动要求,还是被老师发配边疆。我的位子调到讲台旁边的电视机底下,刚坐那的时候,我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尤其地理老师讲地壳运动时,我就一节课看着它。

高一,我手机里满载着杰克逊的视频,我妈对我时常捂着裤裆和往后磨鞋表示很不理解。晚自习放学,我们早早地回到宿舍,哭狼嚎地声唱《嫁衣》。女生手都没碰过的我们,声嘶力竭着“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宿舍是冬凉夏暖的瓦房,夏夜虽然炎热,但是并不漫长,因为睡不着的不只有我们,还有蚊子,我们通常前半夜捉蚊子玩,后半夜被蚊子咬醒,接着捉。小飞哥不堪蚊子蹂躏,每天去网吧,日落而去,日出而归,出没时间像《聊斋》里的狐狸精,每天清晨他回来时,却没有狐狸精的嫣然含笑,秋波流慧,反而双眼无神,形容憔悴,宛如纵欲过度的书生。漫长寒冷的冬季来了。我说,妈你给我套一床厚一点的被子吧。不知是我妈把“厚一点”理解地太深刻,还是母爱泛滥,我妈一不小心套了一床装着十斤棉花的被子。我背着那床占地面积和小学音响相仿的被子很难为情地上了公交车,也迎来了许多异样的目光,仿佛我做错了车,我的终点站不应该是台儿庄,而应该是南极。在那个冬季的长夜里,我时常热醒,醒来后,大汗淋淋,没有蚊子,甚是孤单。

高二时,凌晨五点,三个宿舍的男生起床打篮球。我实在找不出一些前缀,来形容球场的风貌和我的心情。有段歌词这样写:在一片荒凉的景象,我却觉得明朗,让我为你飞翔,在你残破的天空之上。在二中打篮球,意味着亲近自然。每次打完篮球后,尘满面,鬓如霜,距离十米外观望,会感觉我们是一群“聊发少年狂”的大爷。夏雨过后,整个球场沦陷,蚂蚱乱跳,青苔遍地,池水清澈,完全可以种一季水稻,养几条鳄鱼什么的,有一种无奈,叫望洋兴叹。喜欢打球的哥们抱着篮球来,吸完两支烟走,恨不得下次来的时候抱得不是篮球,而是水泵和几节水管子。有一位刘主任,两鬓斑白,皱纹慈祥。打球时,他同时扮演队员,教练,裁判多重角色,经常一边自己持球突破,一边叫喊着布置战术,球进了是他个人能力强,球不进是因为防守犯规或队友没意识。他打累了,站在球场中间,传道解惑,从篮球过人到把妹技巧都有独到见解。一次打篮球发生在错误的时间,我明目张胆的跟着路人甲从N多个级部主任面前,淡定走过,竟然成功逃脱。顿时有一种常山赵子龙的感觉。

高二,我和涛蛋同桌。初中的时我们就认识。同桌以后谈天说地。在某个实在找不到话题的午后。我说,我出生的时候六斤三两。他说,他出生的时候九斤多,之前家人都以为是双胞胎。他出生之后,家人都有一种诈和的感觉。

亭哥是我高二遇到的同学。我们班上打

文章标签:, , , , , , ,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读路:致力提供kindle电子书下载、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众号,公众号:超级读书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读路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